尔 祎陌º

※全职江波涛中心 叶修中心※

※cp杂食 接受各种cp喂粮※

※YOI主维勇※

※写手小透明,欢迎勾搭※

© 尔 祎陌º |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校园paro]不知恋爱为何物(HE完结)

尝试了解校园恋爱男神维×想要尝试校园恋爱纯情迷弟勇

年龄操作,大家都是天朝某学校国际部的学生,同年

私设很多

初中生→高中生

剧情是三次经历,如有雷同请务必提出来

新人,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 ̄▽ ̄)╮


维勇属于他们彼此,属于YOI,OOC属于我

 

前文戳头像

 

谢罪:

这篇(说好的)HE拖了这么长时间才发(。

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

其实是真实事件进行加工改编

球评论球感想(趴

这一次终于是完结篇了

有缘下一篇再见

 

————不知恋爱为何物

(本篇内容接第四更12)

13.

维克托并不知道自己对胜生勇利到底是怎么想的。

 

维克托有些对伴侣的美好憧憬和对未来的无限期望。即使才华横溢的他也无法对自己构思的未来叙述一词一句。所以他对没有任何结果的“校园恋爱”没有任何了解,也不抱任何希望。

 

那为什么会答应胜生勇利呢?在这个问题上徘徊许久的他始终得不出答案。也许因为是是男孩子很新鲜么?还是说害怕胜生勇利伤心?维克托想到这里摇摇头。他从来不害怕拒绝别人,即使会让他人哭泣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

 

    “到底是怎样啊!”最后维克托向情场高手克里斯求助,得到的是对方的嗤笑。“没想到我们的维克托也有如此烦恼的事情。不过能让你这么在意的话,胜生勇利一定是很厉害的人吧。”

 

    维克托揉自己的银色长发的手因为这句话停止了动作。

 

很厉害么?维克托想着。成绩平平,长相算不上出众,性情温和,个性并不明显。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抓住了自己的目光,让他逃不开眼。在这个人的身边很舒服,很轻松,没有那种接受万人敬仰的压力,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你,望进你的心底。

 

他依旧不清楚自己和胜生勇利的关系是什么。也许是他们所说的“情侣”,但很可惜维克托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恋爱”这个青春的字眼。但是不想分开,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人。维克托很明白,这是自己内心所想。

 

他想要的,和胜生勇利的关系,并不是“情侣”这一个词能够描述其深意的。这么想着的他,自然地挑起嘴角。

 

尔后他收到了胜生勇利的短信。

 

 

14.

高中生活变得紧促,胜生勇利渐渐开始力不从心。他选择的学校注重在校学习的效率,放眼五所重点高中,他们是放学最晚的。而且勇利的家距离学校不近,每天都是起早贪黑。

 

他开始更注重学习了,和班内同学的关系平平淡淡,也没有交心的朋友。尝试竞选一些职务,参加活动的机会也更多了。胜生勇利变了,这是高中又一次同校的披集评价的。

 

不同于初中畏畏缩缩的男孩,他现在变得自信了,有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一如曾经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对于这样的话勇利只是微笑,继续把头埋进习题册里。

 

有人问他还想不想维克托,勇利永远只是一句话。那个时候的他,脸上是没有波澜的笑容。

 

“想啊,但是有什么用呢?”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份对维克托的想念已经扎根心底。岁月的洪流不断的打磨,每一次都是剜心的疼痛。但是那又能怎么样,他和维克托不在同一个学校,再也没有联系。他听说维克托成为了学生会长,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他听说维克托剪了那头美丽的长发,中性的美感被成熟的气质代替,再次成为新学校的焦点。

 

全都是他听说的,从披集的嘴里也好别人的嘴里也好,没有一句是从维克托那里亲耳听到的。

 

看吧胜生勇利,对于维克托来讲,你只是曾经要好的同学而已。

 

“勇利,勇利!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披集的敲了敲勇利身前的桌子,果不其然收到了歉意的微笑,“那事情就说好了。这次模联会的志愿者就拜托你了!”“诶?志愿者?等等披集,我什么都不会啊。志愿者要干什么?”高中勇利没参加模联社,对这方面的知识几乎为零。

 

“嗯……传话筒传条倒水?”披集想了想得出了答案。

 

“你在逗我么?”勇利向他翻了个白眼。但是对方打着哈哈地蒙混过去,然后把一个志愿者工作证交给了自己。看来他是已经计划好的,勇利叹了口气,默默收了起来。

 

这一次模联会由勇利所在的高中承办,前三所高中的代表都会出席。开会的前一天勇利拿到了所有代表的名单,看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时候他竟然一点都不惊讶。

 

只是内心有些苦涩。

 

 

15.

各代表拿到的人员名单,志愿者是不记录在册的。所以直到参会途中想要找志愿者要水的时候,才发现角落那个黑发的日本男孩。他甚至听不见其他国家代表的动议,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勇利。对方默默收拾好桌子上的各种饮料杯和水壶,分心听着代表的发言,准备着在发言结束地之后传递话筒。

 

并没有发现自己。这是让维克托郁结的。

 

他甚至不能忍受勇利注视着美国代表的认真神色,想着要有什么来打断这个场面。他抓起手里的便签,不顾身旁的同伴写了起来。

 

在转交话筒之后勇利收到了便条,打开时想着大概是哪位代表要水。却不想打开是非常飘逸的俄文。

 

【休会的时候在门口等我。PS.麻烦给我的伙伴来杯水】

 

没有写是谁,但是想猜不出都不难。勇利有些难堪地看着这张纸,余光向俄罗斯代表的桌子方向瞟了一眼,发现对方正在盯着他。

 

这太尴尬了。勇利想着,毕竟曾经关系如何,现在做好本职工作就行。摇摇头,转身去倒水。

 

中午休会的时间很短,勇利所在的学校周围有很多便利店,大多数人都快跑出去打算买点吃食。下午的志愿者工作不需要勇利参加,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算趁乱跑出去。

 

却不想维克托就守在门口。

 

那人剪短了长发,变得干练,有了份成熟男人的韵味。他看起来更加优秀出色了。勇利想,眨了眨眼睛,向对方点了点头。对方看着他沉默着,二人都没有打算开口。勇利的眼神躲闪着,抱着自己的包打算闪身离开。

 

随即手臂被抓住,勇利诧异地动弹不得。

 

“为什么要走?咱们是好久不见吧勇利。”银发的少年微微皱眉,语气不似曾经那般带着笑意。他生气了。勇利感受到了,但只是弱弱地说了句:“对不起。”

 

细弱蚊蝇的声音被维克托听到了,但眉宇皱的更深:“为什么要道歉?”

 

勇利深知自己是逃不过和维克托说话了,又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放轻松和他攀谈。只是抱紧自己的包:“好、好久不见,尼基福罗夫同学。能,能放开我么。”自己大概依旧没有能和维克托平视对话的勇气。

 

听到称呼的,维克托有些惊讶地松开手。他看着眼前的勇利,不和自己对视,却也发出抵触自己的信号。自己已经让他讨厌到这个地步了?维克托突然来了火气。

 

“为什么那个时候什么都不说就走了?明明我还没有和你说清楚?”维克托叹气,却被胜生勇利硬生生打断:“没说清楚什么?我想你说的很清楚。”他突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挺直腰板,微笑着对他说:“你说我们是朋友,是啊,我认同这个观点。”

 

“我们不会谈恋爱的,我们是好朋友。”

 

即使时过境迁,说出来的时候还是隐隐作痛。胜生勇利看着面前惊讶地瞪大眼睛地维克托,内心竟升起一丝嘲讽。

 

“等等……勇利,等等我。我有必要和你说明白。”维克托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甚至郑重地整理了自己的正装,直视眼前的日本男孩,“我确实,那时候的我确实认为,校园恋爱无法真正长久,我也并不了解现在恋爱究竟有何意义。”

 

害怕胜生勇利再用什么绝情的话打断他,维克托加快了语速:“但是高中之后,很多女孩子向我告白——我没有炫耀的意思——我想说,我突然十分想你。”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但是我想经常见到你,这能让我心安。”

 

话音刚落,再次观察胜生勇利,已经是露出一副惊讶的呆滞。他没想过自己心中的神,不食人间烟火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对着自己,说着这样的话。

 

大概是自己错了,因为他也是和自己一般的平凡人。

 

“勇利……”维克托见胜生勇利没有反应,语气已经染上一丝心虚,他急于表现自己的心情,却不知胜生勇利事到如今会不会接受,“我想在你身边,也想你在我身边,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你……能够答应吗?”

 

胜生勇利在那一瞬间似乎想了很多,他抿起嘴角,是一个带着笑意的弧度。他抬头望见那是自己沉沦的双眸,似乎承载万千星光。他说出了自己的回应,大概比起曾经,有了更多的深思熟虑。

 

“好啊。”

 

即使他们依旧不知恋爱为何物,那又如何?

 

他们终究会在一起。

 

—Happy End—

—Thank you for reading—

 

 

 

 

 

评论 ( 6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