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 祎陌º

※全职江波涛中心※

※cp杂食 接受各种cp喂粮※

※YOI主维勇※

※写手小透明,欢迎勾搭※

© 尔 祎陌º | Powered by LOFTER

【周江】真相是假

BE 一发完。

江江视角

会有小周视角的HE后续,大概是有生之年

有关十赛季和以后的诸多私设

副cp杜柔,提及不多不打tag

灵感BGM:真相是假-阿鸣

周江属于彼此,OCC属于我

——————————

当江波涛拿到杜明发来的婚礼邀请函时,想到的是,看到周泽楷的时候该如何管理自己的表情。

 

退役之后,江波涛没再和轮回的人有联系。遇到杜明纯属意外——不如说是因为工作遇到了唐柔,也就顺理成章暴露了自己藏了这么多年的行迹。当时他被杜明拉去絮絮叨叨不停,全是埋怨自己音信全无,不念队友旧情。江波涛只是微笑地点头,嘴角扯的疲惫。

 

比他面对客户八面玲珑还要费心费力。

 

他不知如何面对曾经联盟的熟人,面对曾经的队友,面对周泽楷。无数次在内心低喃自己已经无颜面对周泽楷,誓死将自己从他的生活轨迹抹去,却都是徒劳。

 

江波涛整理了自己的礼服,随手打了车前往婚礼现场。

 

初入轮回的江波涛还是刚刚成年的毛头小子,就算薄唇锋利入刀刃,眼睛摄人心魂,面对寡言少语的周泽楷,也是遇到一面“新秀墙”。他很清楚自己被挖来轮回的原因,倒也不厌其烦地和队长搞好关系。一来二去,两人熟稔了不少。

 

“队长还不睡呢?”江波涛打开宿舍的门,抱着笔电的周泽楷倒是让他惊讶了些。转天不是比赛日,但日常的训练也不能迟到,江波涛正打算睡觉,却不想迎来稀客。

 

周泽楷摇摇头,精致的面容上看不出表情,知道夜深,声音更是放轻:“睡不着。上周的比赛,想复盘。”说着他轻轻拍了拍笔电,微微皱眉。半个赛季的默契让江波涛理解到,这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上一周的比赛出现的问题很多,大多也是磨合问题。江波涛本就焦头烂额,却不想周泽楷比自己更在乎。他倒是乐得于此,侧身请周泽楷进门。

 

两个人穿着睡衣,脑袋凑在一起看着视频。大多时候都是江波涛在讲,周泽楷虽没有滔滔不绝但却字字中的。江波涛手下不停,word文档填的满满的。当他满意地合上笔电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江波涛没有动作。他眯起眼睛,目光流转,困意让他几欲晕眩,但他的意识却非常清醒。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周泽楷,难喻的心绪浮起。他伸出手捻了捻周泽楷的发丝,受造型师打理地稍长发丝擦过他的指尖,这个距离,甚至还能闻到洗发水的香气。

 

他真好。江波涛想。

 

江波涛缩回了手,只是推了推周泽楷,告诉他回宿舍去睡。

 

婚礼门口是杜明和唐柔这对新人——说实话江波涛不敢相信杜明真的追到了自己的女神。他想到什么,突然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拍了拍自己的脸,换了个轻松一点的笑容迎了上去。

 

“副队!?副队你终于来了!等你好久。”杜明看见江波涛来了眼前仿佛一亮,惹得一旁的唐柔挑起微笑,向他点头致意。江波涛笑着回应:“新婚快乐啊两位,这是给你们的礼物,百年好合哦。”

 

“快进去吧副队,队长都来了。”

 

江波涛笑容停滞,但脸上的僵硬没让别人看到。当年的事很少有人知情,江波涛也只是点点头,进入婚礼现场。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轮回三连冠王朝被他人阻断。那些被宠坏的粉丝和刁钻的媒体抓住了轮回的小辫子,而作为战术担当的江波涛,成为了众矢之的。“联盟最被看轻的选手”这一说法已经流传已久,如今却是如此刺目,抓着他指着鼻子骂。战术素养不及战术大师,操作并不出彩,江波涛一时被职责的一无是处。

 

新闻发布会之前,轮回的所有人聚集在休息室里,面上都是阴郁。江波涛手机里刷着微博,看着句句戳心的评论,关上手机,低着头试着调整自己的表情。

 

他时刻都记得自己是轮回的副队长,周泽楷是轮回的精神支柱,但沉默寡言,很少会说鼓励的话。现在的轮回,经受着很久都没有的打击。没有人能够一笑而过,但却不能消沉下去。他必须成为mood maker,即使他其实笑不出来。

 

“各位。”江波涛弯着眉眼,尝试用平时的俏皮话活跃气氛,可自己的声音也在抖,“别丧气啊,我们还会赢回来的。再这么消沉没有小笼包吃!”

 

他听到周围有人笑出声的气音,就知道自己的话多多少少起作用了。他观察着所有人,唯独发现周泽楷神色凝重。

 

他只听见周泽楷说:“江。记者发布会,我去。”

 

“周泽楷选手,请问轮回王朝被兴欣狙击,和江波涛的战术失误有没有大的关系呢?”“轮回有没有想过更换战术担当呢?”“江波涛在轮回的定位到底是如何呢?”

 

周围队友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愤慨声江波涛已经听不见了,他双眸紧盯周泽楷一张一翕的双唇,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世界仿佛按下静音键。

 

“江是最好的。他是最重要的。”

 

“轮回的战术担当,非他莫属。”

 

江波涛疯狂地眨眼,只为了那点生理盐水不要流下来。

 

年少轻狂时,他喜欢周泽楷。他享受着周泽楷私下对他腼腆地笑,自豪着周泽楷和他聊到天明,周泽楷为他出言时,是他的不安被最大限度地化解。周泽楷时那个时候他的精神支柱,是他无法动摇的信仰。

 

他在十二赛季向周泽楷表白。

 

轮回的副队在第十二赛季因重大失误,引咎辞职。

 

“江。”眼前的人似乎和当时并没有什么变化。岁月顺着他的发丝悄悄溜走,而他依旧如此。江波涛看周泽楷修长的身形,一步步向自己靠近。他一瞬间失去了对自己表情的管理,只是木着一张脸看着让自己魂牵梦萦的人。

 

江波涛第六赛季转入轮回,第十二赛季退役。他为自己编制了六年的梦,却只是因为周泽楷的逡巡,顿时化为碎片。对自己的照顾也好,对自己的偏袒也好,都只是一场梦,都只是队友的关心和维护。

 

一厢情愿?不,大概是自作多情。

 

于是江波涛急急忙忙退出周泽楷的世界,断了和荣耀联盟的所有联系,转身淹没在人海之中。他成为一家私企的白领,一路走到如今的高位,凭着他的好性格握着广阔的人脉和极高的声望,收入虽不如当职业选手时多,但也是不菲的收入。当年的热情被世俗磨圆了棱角,他向现实妥协,成为一个普通人。

 

他又编织了一个梦,是他从没有爱上过周泽楷。

 

那些呵护是假,那些温柔是假。

 

那些爱意是假,那些并肩的日子是假,那些扣动心弦也是假。

 

他曾经是轮回的副队,他也只是轮回的副队。

 

江波涛看着眼前的周泽楷,点头示意。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没有那么多日久生情的戏码。

 

他从没有爱上过周泽楷。

评论 ( 7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