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 祎陌º

※全职江波涛中心 cp杂食 接受各种cp喂粮※

※YOI主维勇※

※写手小透明,欢迎勾搭※

【维勇】[校园paro]不知恋爱为何物(HE完结)

尝试了解校园恋爱男神维×想要尝试校园恋爱纯情迷弟勇

年龄操作,大家都是天朝某学校国际部的学生,同年

私设很多

初中生→高中生

剧情是三次经历,如有雷同请务必提出来

新人,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 ̄▽ ̄)╮


维勇属于他们彼此,属于YOI,OOC属于我

 

前文戳头像

 

谢罪:

这篇(说好的)HE拖了这么长时间才发(。

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

其实是真实事件进行加工改编

球评论球感想(趴

这一次终于是完结篇了

有缘下一篇再见

 

————不知恋爱为何物

(本篇内容接第四更12)

13.

维克托并不知道自己对胜生勇利到底是怎么想的。

 

维克托有些对伴侣的美好憧憬和对未来的无限期望。即使才华横溢的他也无法对自己构思的未来叙述一词一句。所以他对没有任何结果的“校园恋爱”没有任何了解,也不抱任何希望。

 

那为什么会答应胜生勇利呢?在这个问题上徘徊许久的他始终得不出答案。也许因为是是男孩子很新鲜么?还是说害怕胜生勇利伤心?维克托想到这里摇摇头。他从来不害怕拒绝别人,即使会让他人哭泣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

 

    “到底是怎样啊!”最后维克托向情场高手克里斯求助,得到的是对方的嗤笑。“没想到我们的维克托也有如此烦恼的事情。不过能让你这么在意的话,胜生勇利一定是很厉害的人吧。”

 

    维克托揉自己的银色长发的手因为这句话停止了动作。

 

很厉害么?维克托想着。成绩平平,长相算不上出众,性情温和,个性并不明显。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抓住了自己的目光,让他逃不开眼。在这个人的身边很舒服,很轻松,没有那种接受万人敬仰的压力,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你,望进你的心底。

 

他依旧不清楚自己和胜生勇利的关系是什么。也许是他们所说的“情侣”,但很可惜维克托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恋爱”这个青春的字眼。但是不想分开,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人。维克托很明白,这是自己内心所想。

 

他想要的,和胜生勇利的关系,并不是“情侣”这一个词能够描述其深意的。这么想着的他,自然地挑起嘴角。

 

尔后他收到了胜生勇利的短信。

 

 

14.

高中生活变得紧促,胜生勇利渐渐开始力不从心。他选择的学校注重在校学习的效率,放眼五所重点高中,他们是放学最晚的。而且勇利的家距离学校不近,每天都是起早贪黑。

 

他开始更注重学习了,和班内同学的关系平平淡淡,也没有交心的朋友。尝试竞选一些职务,参加活动的机会也更多了。胜生勇利变了,这是高中又一次同校的披集评价的。

 

不同于初中畏畏缩缩的男孩,他现在变得自信了,有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一如曾经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对于这样的话勇利只是微笑,继续把头埋进习题册里。

 

有人问他还想不想维克托,勇利永远只是一句话。那个时候的他,脸上是没有波澜的笑容。

 

“想啊,但是有什么用呢?”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份对维克托的想念已经扎根心底。岁月的洪流不断的打磨,每一次都是剜心的疼痛。但是那又能怎么样,他和维克托不在同一个学校,再也没有联系。他听说维克托成为了学生会长,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他听说维克托剪了那头美丽的长发,中性的美感被成熟的气质代替,再次成为新学校的焦点。

 

全都是他听说的,从披集的嘴里也好别人的嘴里也好,没有一句是从维克托那里亲耳听到的。

 

看吧胜生勇利,对于维克托来讲,你只是曾经要好的同学而已。

 

“勇利,勇利!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披集的敲了敲勇利身前的桌子,果不其然收到了歉意的微笑,“那事情就说好了。这次模联会的志愿者就拜托你了!”“诶?志愿者?等等披集,我什么都不会啊。志愿者要干什么?”高中勇利没参加模联社,对这方面的知识几乎为零。

 

“嗯……传话筒传条倒水?”披集想了想得出了答案。

 

“你在逗我么?”勇利向他翻了个白眼。但是对方打着哈哈地蒙混过去,然后把一个志愿者工作证交给了自己。看来他是已经计划好的,勇利叹了口气,默默收了起来。

 

这一次模联会由勇利所在的高中承办,前三所高中的代表都会出席。开会的前一天勇利拿到了所有代表的名单,看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时候他竟然一点都不惊讶。

 

只是内心有些苦涩。

 

 

15.

各代表拿到的人员名单,志愿者是不记录在册的。所以直到参会途中想要找志愿者要水的时候,才发现角落那个黑发的日本男孩。他甚至听不见其他国家代表的动议,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勇利。对方默默收拾好桌子上的各种饮料杯和水壶,分心听着代表的发言,准备着在发言结束地之后传递话筒。

 

并没有发现自己。这是让维克托郁结的。

 

他甚至不能忍受勇利注视着美国代表的认真神色,想着要有什么来打断这个场面。他抓起手里的便签,不顾身旁的同伴写了起来。

 

在转交话筒之后勇利收到了便条,打开时想着大概是哪位代表要水。却不想打开是非常飘逸的俄文。

 

【休会的时候在门口等我。PS.麻烦给我的伙伴来杯水】

 

没有写是谁,但是想猜不出都不难。勇利有些难堪地看着这张纸,余光向俄罗斯代表的桌子方向瞟了一眼,发现对方正在盯着他。

 

这太尴尬了。勇利想着,毕竟曾经关系如何,现在做好本职工作就行。摇摇头,转身去倒水。

 

中午休会的时间很短,勇利所在的学校周围有很多便利店,大多数人都快跑出去打算买点吃食。下午的志愿者工作不需要勇利参加,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算趁乱跑出去。

 

却不想维克托就守在门口。

 

那人剪短了长发,变得干练,有了份成熟男人的韵味。他看起来更加优秀出色了。勇利想,眨了眨眼睛,向对方点了点头。对方看着他沉默着,二人都没有打算开口。勇利的眼神躲闪着,抱着自己的包打算闪身离开。

 

随即手臂被抓住,勇利诧异地动弹不得。

 

“为什么要走?咱们是好久不见吧勇利。”银发的少年微微皱眉,语气不似曾经那般带着笑意。他生气了。勇利感受到了,但只是弱弱地说了句:“对不起。”

 

细弱蚊蝇的声音被维克托听到了,但眉宇皱的更深:“为什么要道歉?”

 

勇利深知自己是逃不过和维克托说话了,又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放轻松和他攀谈。只是抱紧自己的包:“好、好久不见,尼基福罗夫同学。能,能放开我么。”自己大概依旧没有能和维克托平视对话的勇气。

 

听到称呼的,维克托有些惊讶地松开手。他看着眼前的勇利,不和自己对视,却也发出抵触自己的信号。自己已经让他讨厌到这个地步了?维克托突然来了火气。

 

“为什么那个时候什么都不说就走了?明明我还没有和你说清楚?”维克托叹气,却被胜生勇利硬生生打断:“没说清楚什么?我想你说的很清楚。”他突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挺直腰板,微笑着对他说:“你说我们是朋友,是啊,我认同这个观点。”

 

“我们不会谈恋爱的,我们是好朋友。”

 

即使时过境迁,说出来的时候还是隐隐作痛。胜生勇利看着面前惊讶地瞪大眼睛地维克托,内心竟升起一丝嘲讽。

 

“等等……勇利,等等我。我有必要和你说明白。”维克托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甚至郑重地整理了自己的正装,直视眼前的日本男孩,“我确实,那时候的我确实认为,校园恋爱无法真正长久,我也并不了解现在恋爱究竟有何意义。”

 

害怕胜生勇利再用什么绝情的话打断他,维克托加快了语速:“但是高中之后,很多女孩子向我告白——我没有炫耀的意思——我想说,我突然十分想你。”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但是我想经常见到你,这能让我心安。”

 

话音刚落,再次观察胜生勇利,已经是露出一副惊讶的呆滞。他没想过自己心中的神,不食人间烟火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对着自己,说着这样的话。

 

大概是自己错了,因为他也是和自己一般的平凡人。

 

“勇利……”维克托见胜生勇利没有反应,语气已经染上一丝心虚,他急于表现自己的心情,却不知胜生勇利事到如今会不会接受,“我想在你身边,也想你在我身边,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你……能够答应吗?”

 

胜生勇利在那一瞬间似乎想了很多,他抿起嘴角,是一个带着笑意的弧度。他抬头望见那是自己沉沦的双眸,似乎承载万千星光。他说出了自己的回应,大概比起曾经,有了更多的深思熟虑。

 

“好啊。”

 

即使他们依旧不知恋爱为何物,那又如何?

 

他们终究会在一起。

 

—Happy End—

—Thank you for reading—

 

 

 

 

 

【维勇】[校园paro]不知恋爱为何物(BE完结)

尝试了解校园恋爱男神维×想要尝试校园恋爱纯情迷弟勇

年龄操作,大家都是天朝某学校国际部的学生,同年

私设很多

初中生→高中生

剧情是三次经历,如有雷同请务必提出来

新人,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 ̄▽ ̄)╮

 

维勇属于他们彼此,属于YOI,OOC属于我


前文: 1  2  3  4


————不知恋爱为何物

12.5

胜生勇利在毕业典礼的时候在班里分发了自己的同学录——一张空白的纸,他希望所有人能写点肺腑的话上去,初中生都喜欢这个,内敛的日本男孩也不例外。当然他最想看到维克托会对他说什么,不过害羞的男孩隐瞒了自己的私心,一言不发。

 

收到维克托的回信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漂亮的花体英文——维克托到现在都没法忍受自己有些扭曲的方格字。这么想着勇利轻笑出声,顺着读着接下来的内容。

 

“虽然作为你名义上的男朋友,但是其实我并不尽责。”

“但比起情侣,我们更像是好拍档。”

 

胜生勇利突然扔掉了手上的纸,像极了烫手的山芋。

 

这大概是为什么在毕业考试之后,勇利自己提出要结束,而不是放任这段关系变得微妙。也许维克托自始至终都并没有认为双方是“情侣”,事实来说,他也没有付诸到行动中。

 

这很明显不是么?维克托并不认为他们之间适合做出谈恋爱时会做的举动。谈的来的朋友,多么健全的关系。

 

就像他不知恋爱为何物一样

 

胜生勇利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两年以来,都在自作多情。

 

最后的见面,勇利似乎从维克托焦急的神情中看到了希望,但是他的话语却重新把自己推向了地狱。

 

果然如此。胜生勇利想。自己应该死心不是么。

 

之后的生活很好,结识了新朋友,参与了更多活动,有了新的动力。他发现自己的生活没太大变化,少了维克托,大概只是少了一个,像是偶像一般的信仰。

 

尤里在那之后联系到了他,他似乎很生气。句尾的多个叹号很能体现他的愤怒,勇利不禁无奈回了俄罗斯他的脾气更加暴躁了。

 

高中谈恋爱的人更多了,勇利看着牵着手的情侣,微微一笑的同时,发现早没了当时的那份悸动。明明他还不明白真正的恋爱是什么。想到这里突然他可怜自己。

 

大概是寒假的时候,勇利收到了尤里的来信——关于维克托的。那个时候他正打算钻进被炉取暖。

 

「喂,维克托。你到底喜不喜欢胜生勇利。」

「嗯……抱歉,恋爱的含义我到现在还不是太懂。」

 

抱歉。

 

胜生勇利突然觉得手机的屏幕光有些刺眼,讲手机放在地板上,钻进被炉里。

 

被自己猜对了不是么,他终究还是不知恋爱为何物。

 

而教会他恋爱的人并不是自己。

 

—Bad(True) End—



愚人节快乐x说好会HE就会HE

最近有点忙所以拖更很久实在抱歉(土下座)

下一更会继续原剧情的【大概是HE完结】,这篇请大家忘掉忘掉Orz

【维勇】[校园paro]不知恋爱为何物(4)

尝试了解校园恋爱男神维×想要尝试校园恋爱纯情迷弟勇

年龄操作,大家都是天朝某学校国际部的学生,同年

私设很多

初中生→高中生

剧情是三次经历,如有雷同请务必提出来

新人,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 ̄▽ ̄)╮

 

维勇属于他们彼此,属于YOI,OOC属于我


前文: 1  2  3


————不知恋爱为何物

11.

最终的结果情理之中,但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众人的宠儿,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负众望地考入市里第一的重点高中,而意料之外的是,平时成绩在中上游的胜生勇利考试失利,与市内第二的中学失之交臂,进入自己第二志愿校。

 

胜生勇利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将自己关房间内痛哭了一上午。

 

胜生勇利感觉自己似乎似乎是被撕裂成为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大脑十分冷静地看着对方痛哭流涕。有着满胸腔的悲伤,但是却是那么空虚。他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哭泣没有了理由,但是却无法停止。

 

胜生勇利想这大概和维克托没什么关系,毕竟他第一志愿都没填维克托的志愿校。他大概在升学考试之后就打算做个了结的,所以并不是他的原因。那是什么?因为没有考上自己第一志愿校而感到挫败?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因为没能考上排名第二的学校而没有资格与维克托齐肩的挫败和绝望,只有胜生勇利知道。

 

最终冷静下来的时候,胜生勇利红着眼打开了手机,找到了维克托的手机号。

 

骨子里刻着严谨的他想要把一切都说明白,即使他和维克托似乎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情侣,但是他也对这样暧昧不清的感情抓狂。打着情侣旗号的普通朋友,但又是不是给予自己惊喜,胜生勇利想起维克托的面庞,竟有一种自己被玩弄的感觉。

 

“一会儿,约出来去哪里聊聊吧。”发送成功,胜生勇利把手机扔在床上,一头扎进枕头。望着天花板,他呆呆地出神。随即听到短信的提示音,打开锁屏,看到维克托一如既往的心形嘴颜文字,和爽快答应的回信。

 

胜生勇利想了想,没能再哭出来,淡淡地笑了。

 

 

12.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喜欢惊喜,他在给予别人惊喜这一方面也是个高手。

 

拥有着出众的外表,讨人喜欢的性格,还有常人难以比拟的技能和特长。这是维克托身上的特点但并非特性。他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来吸引所有人为之倾倒,虽然只是一个15岁的孩子,但他从不错失一个夺人耳目的机会。

 

而他也在寻找,能够给予自己惊喜的人。他认为胜生勇利就是一个。在中国遇到的日本男孩,会几句简单的俄语,学习优秀,性格温顺。看起来很平常的人,但一切都在他对自己告白的时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也同现在一样。维克托在内心感叹。胜生勇利真的是给予他惊喜的人。

 

“等等勇利……我想确认一下,你说的是,分手?”维克托没有谈过恋爱,他听到的第一句成功的告白出自胜生勇利之口,而第一句“分手”也是他的杰作。他做错什么了?维克托看着眼前嘴角有些微笑(但十分僵硬)的日本男孩。摸不着头脑。

 

“是的,维克托。恭喜你考上心仪的学校,也是时候结束了。”停顿之前埋怨自己在这个时候提了学校的事,“我们以后也不会频繁联系不是么,高中生活很忙的……”“可是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怎么可能说不联系就会不联系?勇利——”

 

维克托看到胜生勇利微微睁大的眸子突然噤声。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到了胜生勇利嘴角弧度变得苦涩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但却不知道是哪一句话。

 

是呢,就是这一句。胜生勇利微闭双眸,暗自思忖。他也许在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明白了维克托对他是怎么想的,“最好的朋友”,也对。只是初中生的我们不懂“恋爱”是什么,“恋人”是什么,只是一味将自己的喜爱和依赖强加给他人,构成双方是“情侣”的假象。

 

但是啊,维克托,我不是这么想的,我想一直在你身边,我想和你一直生活下去。我曾经畅想未来,想着为了你成为优秀的自己。但是如今,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

 

用最真挚的目光看待对自己拥有肮脏情感的人的维克托,是那么令人憧憬。

 

胜生勇利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是维克托那头漂亮的银色长发,一如初遇那天,洒进心底的光。

 

“嗯。那么再见,祝你高中生活快乐,维克托。”

 

再次睁开眼的他,嘴角变得舒展,没有刚才那分僵硬和即将要哭出来的悲戚。他对眼前的人深鞠一躬,转身,走远。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湖蓝色的眼中倒映着胜生勇利瘦弱的背影,深知如果不现在挽留他的话可能会抱憾终身。他深刻的感受到内心从未有过的痛,但是他不理解这痛的含义。

 

所以他没有踏出那一步。


——————————

一点点碎碎念:

之前看到了阿蒙太太画的维勇师生paro

长发维好棒【恰巧设定就是初中生的长发维突然兴奋】

虐的地方都结束了【大概】

肯定是HE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x

【维勇】[校园paro]不知恋爱为何物(3)

尝试了解校园恋爱男神维×想要尝试校园恋爱纯情迷弟勇

年龄操作,大家都是天朝某学校国际部的学生,同年

私设很多

初中生→高中生

剧情是三次经历,如有雷同请务必提出来

新人,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 ̄▽ ̄)╮

 

维勇属于他们彼此,属于YOI,OOC属于我


前文:1  2


谢罪:

感谢之前大家的小红心,最近忙于学业拖了很久……

这一次也是短小,接下来的小长假会加油更新的

这一段算是过渡,下一章大概是虐

感谢大家,希望更多评论和小红心x


————不知恋爱为何物

09.

再遇见维克托已经是在开学,海棠洒满校园的时候了。虽然没有家乡的缤纷落樱,但也同样美丽。胜生勇利孤身一人坐在长椅上望着随风飘落的花瓣,微笑着打开自己的便当盒——虽然有食堂,但他还是没办法舍弃自己做便当的习惯。

 

维克托不知道胜生勇利自带便当的习惯,毕竟他们中午从没有在一起吃过饭。

 

最后那块巧克力还是进了自己的肚子,他没有声张,而收到各种各样巧克力的维克托也没有提,长发的男孩拎着一大袋巧克力向他打招呼,随手递来一块与他分享,被胜生勇利拒绝了。

 

    尤里和奥塔别克打算在毕业的时候回到自己的国家,而他们也不打算放弃得来不易的感情。胜生勇利看着他们平时同行,没来由地感到心痛。

 

他最近开始躲着维克托了,拒绝了他的一切邀请。为了认真学习准备升学,也为了不让那个银发的男孩再次扰乱自己的心绪。

 

“勇利!一起放学回家吧!”“不了我要做卫生。”

 

“勇利!物理实验组一组吧!”“不了我和披集组成小组了。”

 

“勇利!中午一起出门买冰欺凌吧!”“不了我作业还没有写完。”

 

天知道胜生勇利面对维克托那张漂亮的笑颜,拒绝他的时候心有多痛。用厚重的镜片做遮挡,胜生勇利成功地让对方看不清自己扭曲的面容。不过对方见状也没有在说什么,大多都是去寻找别人——他从来不缺想要和他同行搭档的人。

 

胜生勇利也许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第一个邀请的人,但永远不会是他唯一一个邀请的人。

 

想到这里胜生勇利有种莫名的幸灾乐祸。一方面是对维克托不会被任何人束缚而感到高兴,另一方面是对妄想在维克托身边有一席之地的自己感到可笑。

 

维克托渐渐地不主动邀请自己,但是二人私下挂名依旧是“情侣”。这种若即若离的不安定感给了胜生勇利无数次的希望和幻想,但是如今他不止一次想要抽自己一巴掌来让自己清醒。 

 

    是结束这场无果的恋爱,还是继续这样的暧昧不清。

 

胜生勇利已经回到了教室,大多人都在写着作业或是练习。升学备考的紧张气氛也终于在这个活跃的班级中漫开。他看着自己手边的习题册,又看了看被扔在一边的中性笔,觉得这才是目前最大的难题。

 

至少,在努力努力吧。如果还能够考上同一个学校的话,说不定事情还能够有所转机。胜生勇利想到这里突然有了学习的动力,写题的速度似乎加快了。不断默念着集中精神,抛开杂念,思考着问题。

 

但是泪水就这样滴落在纸张上,润湿一片笔记。

 

明明自己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10.

胜生勇利是没有超长天赋的人,他一直这么认为的,但他也从不认为自己是笨蛋。他有轻微的懒癌,初中三年勉强保持着中上的水平,只在临近中考时不顾一切地复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想赌一把。

 

他保守地走过十五年的人生,每一步经过深思熟虑,或者直接放弃。但第一次他想要努力争取一番,他还想再多在维克托身边几年。

 

即使他依旧不清楚维克托对自己是怎么想的。

 

每天废寝忘食地复习,竭尽全力的重复那些早已烂熟于心的知识,胜生勇利从来没有在学习上如此拼命。困倦的时候趴在桌子上,意识渐渐沉入深海中的时候,眼前却越发清晰。

 

他看到眼前是那个比自己高一点的俄罗斯男孩,他微微摇头,如瀑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他大概说了些什么,带着好听的卷舌音,他的瞳平静,随后他转身离去,再也无法寻觅踪影。

 

而自己没有挽留他,只是无助地抱着脑袋,无声的嘶吼着,撕心裂肺。

 

他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留不住的,他有自己的骄傲,不会沉迷于这样幼稚的事情。那个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如同神祗一般。胜生勇利只是一介凡人,无法真正触碰到他。负面的情绪不断的侵蚀大脑,胜生勇利在自己的梦中大哭不止。

 

被惊醒的时候,脸上已然挂满泪水。身旁的披集关心让他的神思回到现实,轻轻摇头,双目微张的他还处于神游的不真实感中。

 

胜生勇利没有说话,翻开手中写了一半的习题册,拿起笔。


【维勇】[校园paro]不知恋爱为何物(2)

尝试了解校园恋爱男神维×想要尝试校园恋爱纯情迷弟勇

年龄操作,大家都是天朝某学校国际部的学生,同年

私设很多

初中生→高中生

剧情如有雷同请务必提出来

新人,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 ̄▽ ̄)╮

*本章有轻微奥尤 因为不多就不打tag了

 

维勇属于他们彼此,属于YOI,OOC属于我

 

一点点废话:

谢谢各位的小红心小蓝手!

第一次发文有这么多人看很开心!

我会继续努力的x

 

 

————不知恋爱为何物

前文:1

 

04.

维克托其实对于胜生勇利的告白,表现非常惊讶。

 

报道那天遇到的,会俄语的日本男孩,有着乌黑的杂乱短发,鼻梁上架着一副蓝框眼镜。那双红棕色的双瞳十分少见,清澈但却带着难以言说的浓厚。他的面容看起来非常年轻,维克托一直以为他是小学生,直到进班才发现那个人和自己同班。

 

胜生勇利,Katsuki Yuuri,维克托将这个名字放在口中细细品味,日语发音对于他来说磕磕绊绊,但是却有种独特的韵味。他本想和他交个朋友,却发现之后再无交集。明明是同班同学,那个害羞的男孩子却从来不与他对视。

 

这难道是日本人的内敛嘛!?

 

受到全校众人追捧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却在这个人身上栽了。但这并不影响他继续观察这个男孩子。胜生勇利喜欢听轻音乐,每天都会在课间戴上耳机;炸猪排饭是他的最爱,似乎每中午都会吃(事后维克托也点了一碗,不得不说,是神的食物)。那个男孩子很容易胖,有时候便看到他在操场上奔跑的身影。

 

普通却美好的男孩子,但是和他没有交集。

 

莫名感到烦躁的他胡乱的抓了一把自己的银色长发,静静地在冰面上滑行着,赌气一般跳了一把勾手三周跳,完美着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永远都不会遗失自己的优雅,任何时候。

 

练习了一阵滑冰后他收拾好东西打算离开,这才发现收到了私信,看到了“Katsuki Yuuri”之后惊喜地跳了起来。那个男孩子终于联系自己了!这太棒了。他表示了自己弧长的歉意,背好书包边走边刷着记录。

 

看了几句之后就走不动了。

 

 

05.

维克托仔细看了好几遍胜生勇利发来的话,尝试不忽略任何一个字。

 

“嗯……诶?”等等,这是告白?是告白吧,嗯这是告白。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手足无措。

 

其实被告白并不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长发被男孩子告白的次数也不少。他笑着回绝所有人的原因不是因为“不合适”“不感兴趣”这样的理由,相反,他对校园恋爱充满未知的好奇心。但是他没有想过要尝试。

 

校园恋爱的话,只是初中的我们能有什么意义呢?牵牵手看看电影,为对方买些礼物,出格的可以再打个kiss,拥抱在一起。可是没有经济来源和自主行动力的他们也只有这些可做,而且升入高中,升入大学,参加工作,说不定他们无法再次见面,从此断了联系。

 

那么之前的一切都是什么,只能是年少的冲动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维克托无论什么都拒绝一切人的原因。

 

但是胜生勇利的一段话打乱了他原本的节奏,他不晓得缘由,只是朴实无常的文字却扣着他的心弦,他甚至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越发急促。他没有被其他人告白的不适感,不如说,他在期待着胜生勇利的告白。

 

大概就是这样吧,虽然他还是不了解,但他觉得自己应该答应,而且不能被胜生勇利主导。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歪头想了想,敲下了一串串摩尔斯电码,发送了回去。

 

推开滑冰场的门,维克托意外觉得阳光明媚。

 

 

06.

维克托和胜生勇利的关系没有和任何人公开,这是胜生勇利提出来的。

 

冲动过后的他是异常的冷静,甚至把“维克托其实并不选择自己,只是新鲜”这样的理由当作既定现实来思考问题。不公开,为了自己不被炮轰,也为了维克托的声誉。

 

日常交流依旧为零,只不过放学多了一个同行的人,耳边多了那美妙的嗓音。其实抄近道回家胜生勇利和维克托是反方向,但是他只是静静陪着维克托走到路口,然后再绕回去走向车站。

 

他发现维克托是健谈的,也是博学的。他所涉猎的知识很广,有些胜生勇利还可以回应两句,但多数都是静静地听着。为了不让自己显得无聊,他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

 

聊着自己喜欢的事的维克托在闪闪发光,他的眸子有了活力,如同大海波光粼粼。那也许是他真正开心的模样,胜生勇利这么想着有些开心:他看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维克托的另一面。

 

“和你讲,勇利。我目前在练习花样滑冰,四周跳教练还不允许,但是偷偷练习的时候差一点就成功了!”维克托无法掩饰自己的得意,虽然他认为胜生勇利并不了解花样滑冰,但是这并不会阻止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展现自己更加成功的一面。

 

他感受到和这个日本男孩相处的幸福和温馨,说不上喜欢,但却不想放开。

 

原来维克托也会花样滑冰……胜生勇利的眼底是诧异和惊喜——这是他和他唯一的共同爱好,他激动地似乎要破口而出自己也会花滑。但是听闻他就要成功四周跳的时候,那份冲动又被抑制心底。

 

是啊,维克托就算是花滑,也会是十分成功的人呢。

 

他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滑冰爱好者,只能做到几个跳跃动作,还是不提为好。

 

胜生勇利那一瞬的喜悦被他隐藏在眼底,他依旧是那份淡淡的笑容。

 

只要能看着维克托就很开心了吧。

 

 

07.

临近开学的同时,也临近情人节。胜生勇利想过要送什么给维克托,但是自己并不会手工制作,只是去超市买并没有诚意。更何况胜生勇利总认为自己并没有资格去送,虽然预想过送给维克托巧克力的女孩子会很多,但却总觉得自己和她们有着些许不同。

 

他忍不住把这个烦恼打电话告诉了目前的现充,尤里·普利塞提。

 

“等会。”尤里很快打断了他的碎碎念,“你什么时候和维克托那个家伙搞在一起了?”“这么说有些不太对尤里奥……”尤里奥是为了区分同名二人而起的昵称,“我只是向他告白了,他可能是答应了……”

 

“我说你们怎么天天放学一个方向,我还以为你搬家了。”尤里了然的点了点头,“所以你想学手工巧克力?”胜生勇利听到这个迟疑了一下便应了一声:“会不会太晚了?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

 

“不晚,正好我要给奥塔做,你来我家我教教你好了。”

 

“好!谢谢你尤里奥,我这就去。”听到日本男孩有些欢快的语调,尤里默默挂了电话。他抬头看了看桌上刚买来的食材,回想起方才和胜生勇利的对话,细眉一皱,察觉一丝端倪。

 

这个家伙……莫不是……算了,一会儿再问。

 

尤里怀着复杂的心理开始收拾食材。

 

 

08.

胜生勇利学的很快,二人的巧克力很快就做出来了。胜生勇利向尤里借了包装盒,缠上湛蓝色的绸带,满面笑容地放进包里,向尤里道谢——谁都能看出来,这个害羞的男孩开心地难掩他的笑容。

 

尤里突然有些不忍。

 

“勇利,我问你点事,你再走不迟。”尤里示意他把书包暂时放下,到客厅去聊。胜生勇利有些疑惑,但也照做。待他坐定:“怎么了尤里奥?”

 

“你和维克托,谁告的白?”“什么啊八卦嘛……嗯是我吧。”虽然最后被维克托反问了过来,当时自己没有考虑就同意了。尤里听了答案后想了想:“那你和那家伙每天有什么互动吗?”胜生勇利在脑海中回顾了一年的交往生活:“嗯……放学一起聊天,吧……”这么一想还真是少得可怜。

 

胜生勇利意识到什么微微睁大双眼,他的心底生出一丝惧意,与尤里对视。

 

而尤里也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些什么。

 

“你们,真的在交往么?那家伙真的有说过喜欢你么?在学校他一如既往地应付那帮女生,只在放学的时候和你聊上两句话?等等,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你们两个在一起了么!?”

 

尤里看到胜生勇利迟疑的躲闪目光突然怒上心头:“难道没有其他人了么!?”

 

胜生勇利哑口无言。

 

是,当初是自己告白,也许维克托只是顺口答应。自己提出不公开的时候他也非常乐意,平时的相处模式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普通的同学关系,甚至可以说毫无交集的,陌生人……

 

不,不对。

 

胜生勇利其实在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道理了不是么。那样充满魅力,为人制造连环惊喜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为何会把目光放在普通没有闪光点的自己身上呢。

 

自己一年以来不是没有这么想过,但是没有人交流,没有办法和维克托说,这样的想法被他一直埋藏心底。但是不代表他不会暗自膨胀。今天尤里的话就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一般,内心的苦涩一并涌了出来。

 

他明白自己在害怕这个想法,但是却毫无控制地去思考。

 

胜生勇利不知道自己如何离开的尤里的家,只知道书包里的那盒巧克力,被寒风打的冰冷。

 

——————

大概需要解释的一些地方:

①时间线大概是:初见是初一,告白是在初二上学期将近期末的时候,所以本章所说的是初三上学期的情人节啦。

②突然玻璃心的勇利(?)其实想表达,一年依赖怀着这种自备想法的他开始钻牛角尖如今突然被人戳穿所以变得敏感这样,可是文笔不好表达不出那种想法吧……

③虽然有虐但是最终会是HE


【维勇】[校园paro]不知恋爱为何物(1)

尝试了解校园恋爱男神维×想要尝试校园恋爱纯情迷弟勇

年龄操作,大家都是天朝某学校国际部的学生,同年

私设很多

初中生→高中生

剧情是三次经历,如有雷同请务必提出来

新人,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 ̄▽ ̄)╮

 

维勇属于他们彼此,属于YOI,OOC属于我

 

 

 

————不知恋爱为何物

 

01.

胜生勇利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怯懦地将手中地录取通知书攥紧。上面印着他熟悉却无法辨识的中国汉字,他磕磕绊绊念了好几遍才知道要去哪里报道。

 

避开中国学生的报道大队,胜生勇利看到了“国际部”三个字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快跑了几步走到报到处,站在那里的有一位有着银色长发的背影,是女孩子?胜生勇利将通知书交给老师的时候不禁瞟了一眼对方。

 

自他的笔下写出一长串飘逸的西里尔字母,曾经有写俄语基础的他就这么念了出来:“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看来是位男生。胜生勇利莫名有些失落,抬头却发现那人注意到了自己——他有着大海一般湛蓝的眸子。

 

胜生勇利被那双瞳眸摄了心魂。

 

“你好?看来你会一些俄文,这真是太棒了!我想我们可以做个朋友?”银色长发的男生有着清亮而优美的嗓音,胜生勇利沉醉其中的同时,用几秒的时间消化了他所说的俄语,并回答了他:“你好……我叫胜生勇利,我的俄语并不是很熟练……”

 

这么说的时候老师已经把需要填写的表格递给他,他鞠了个躬接过了那张纸。

 

“wow,日本人?恰巧我会些日语,这太棒了!”漂亮的俄罗斯男孩甩了甩他及腰的长发,“我的名字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之后多指教,勇利!”

 

这个人真是会给予他人惊喜。

 

胜生勇利将表格填好之后对面前的人微笑,这么想着。

 

 

02.

胜生勇利明白,这个名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男人的魅力不会被埋没。

 

有着闪耀的银色长发,雌雄莫辨的精致容颜,但是行为举止确实那么优雅得体,他还如此的多才多艺。他曾经驰骋在绿茵场上,也在全校的新年晚会中演奏一首小提琴曲。只是初中生的他却能够活动在高中生居多的学生会,并且拔得头筹。

 

那个第一眼便觉得惊艳的男生,果然只用了一年的时间让整个学校了解到了他的魅力。

 

胜生勇利看着学校论坛上为维克托垒起来的真爱楼,不经意叹了口气,点了进去。作为他的同班同学和迷弟,胜生勇利只能默默戴上耳机,希望轻音乐的声音能够挡住门外从其他年级女生的尖叫声。

 

他和维克托的关系并不是很近,只是作为同班同学平时共事会交谈几句。那人似乎忘记了那个会一点俄语的日本人,自我介绍的时候犹如初次见面。而胜生勇利便没有再提,妄自菲薄的心理作祟,他没打算离维克托非常近。

 

“嘿勇利!今天的维克托依旧很受欢迎呢!”说话的是他来自泰国的挚友,披集·朱拉暧,“好多女生都向他表白呢,但是那个人都拒绝了……”他对于这些校园八卦一直了如指掌,胜生勇利每天耳濡目染。

 

“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受人喜欢啊……”胜生勇利刷了刷帖子,清一色的“今天依旧喜欢着维克托”令他昏昏欲睡,正想关掉帖子的他突然瞄到了什么。

 

【国际部的尤里和奥塔别克在一起啦!为什么维克托还是没有女朋友?男朋友也行啊QVQQQ】

 

楼中楼引来了一群迷妹迷弟的嚎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胜生勇利抬头看向隐晦秀着恩爱的二人,有些迷茫。

 

    他同样很喜欢维克托,收集有关他的一切,参加他出席的活动,但是从不去尝试交谈一句话。他做不到想那些女生一样在他面前诉说自己的爱意,他是那么害羞。但是那种隐忍的爱意扎根,开口便是难以忍受的疼痛。

 

确实,他喜欢维克托。他不能说自己的喜欢有什么特殊,内敛的他可能连恋爱是什么都不得知。但是他有种欲望,想要探求维克托本质的欲望,想要更加深入的了解他,明白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因为他看到了维克托的眼中,和报到那天不一样的,蒙上了一层寒冰,无法望到底。

 

 

03.

告白也只是很简单,一瞬间的事情。人冲动了便什么都不管了。

 

胜生勇利在和维克托的私信里打了很长的信息,大意是“我喜欢你很久了一直不敢说这两天看了奥塔别克和尤里受了刺激于是想你告白,拒绝我也无所谓只是想表达一下”。他的措辞中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如同信徒乞求上帝的垂怜一般。


等待其间他做了很充分的心理准备,得到的是“我并不喜欢男人”“我看错你了胜生勇利”这样的答复他都能默默接受,也许自那以后遇到维克托只是能跑多远跑多远。他到现在才恍惚想起俄罗斯是个恐同严重的国家。

 

这么想的胜生勇利撇撇嘴,为自己即将逝去的初恋进行哀悼。


令他惊讶的是两个小时后他才收到维克托“抱歉我还没看稍等”的消息,两个小时的殚心竭虑让他哭笑不得,摇摇头关掉了聊天窗口。

 

之后收到的是连续七条信息,胜生勇利吓得差点打掉桌上的杯子,看到了闪烁的贵宾犬头像——据说是维克托家里叫做“马卡钦”的爱犬。他点开了聊天框,却看到了一些点点杠杠。

 

【·— —/— — —/··—/·—··/—··】

【—·— —/— — —/··—】

【·—··/··/—·—/·】

【—/— — —】

【—···/·】

【— —/—·— —】

【—···/— — —/—·— —/··—·/·—·/··/·/—·/—··】

 

摩尔斯电码,胜生勇利在大脑中搜寻到了答案,立刻搜寻了对应表。并不熟悉摩尔斯电码的他花了写时间,他希望不会让维克托久等。拼写的过程中他对完整内容进行了各种各样的猜想,但那些都让他徒增焦虑。

 

当他写下所有对应字母之后,他诧异的将手中的中性笔扔在桌子上,无法相信一般的擦了擦眼镜。


每一条消息是一个单词,七个单词连成一句话:


【Would you like to be my boyfriend?】

 

激动和喜悦的心情一下子涌上年轻的他的心,那种被无限的幸福冲昏头脑的感觉他感受到了。心跳加速,脸颊发烫,甚至眼前模糊。他似乎开始明白为什么周围的人对校园恋爱如此兴致盎然,是的,这令人欲罢不能。

 

首次告白的成功,和从全世界手中夺走维克托的优越感。

 

他颤抖着双手打着自己的回应并点击了发送键。

 

还不知道恋爱为何物的胜生勇利,对即将而来的恋爱生活,满怀憧憬。

 

 

—TBC—


【APヘタリア】开放日[北米兄弟][2016加诞迟刻·米诞]

“请问这位同学,你有登记么?”阿尔弗雷德被一位穿着校服的人拦下,他撇撇嘴,将手机上的邀请函给他看,那人明白便没再说什么,直接请他进去。阿尔弗雷德听从提示跟在一位拿着引导旗的学生旁边,那是一位留着长发的法国人。

 

阿尔弗雷德眨了眨自己湛蓝色的眼睛,没有思考便开口询问:“嘿学长,你认识马修·威廉姆斯嘛?”原本抱着受到否定回答的他吃了一惊,那人听后眼睛亮了起来,和自家哥哥颜色相近的瞳眸闪着光芒:“阿拉这位同学认识小马修?”“啊,是……熟识。请问他在哪?”阿尔弗雷德咽下了那句“我是他弟弟”的话,他完全没想过自己的哥哥居然会被人记住。

 

自己的哥哥,马修·威廉姆斯大自己一年,是一个性情温柔的男孩。他的声音柔声如蚊蝇,也导致很多人根本都不认识他,甚至看不见他。有趣的是,二人长得相像,好多人还会指着他的鼻子喊“阿尔弗雷德”。

 

能够记住马修的人只有他一个人,这是让阿尔弗雷德十分愉悦的事情。

 

今天是马修所在学校的开放日,他成为了景点的讲解员。前一天他的生日上,默默吃完蛋糕的他还不停地背诵自己的讲解词,听的阿尔弗雷德耳朵长茧。

 

“那么努力干什么我的兄弟,又没有人听你说的讲解不是吗?你的声音小的可怜。”阿尔弗雷德抱着自己印有美国队长的抱枕坐在床上,一脸困意地看着还在拿着稿子的马修。他似乎听惯了这样的话语,回头微笑着说:“抱歉阿尔,打扰你睡觉了,我马上就结束。”

 

阿尔弗雷德到睡着都没闹明白自己的兄弟为什么这么卖力。

 

就一直陪在我身边不是很好么?

 

阿尔弗雷德考完了考试,现在处于闲极无聊的阶段,他心仪的学校有着最棒的篮球队,最棒的天文设施,而这距离马修的学校八丈远。那天晚上的他的内心有些无名的惊慌,他决定转天去马修的学校看看。

 

这就是为什么他背个包,拿着马修硬塞给他的邀请函,跟着这个这个胡子大叔在这里闲逛。

 

马修所在最后一个展厅有两个讲解员,阿尔弗雷德运气不好,碰上了另外一个粗眉绿眸的男生。自己的引导员熟稔地上前打招呼:“呀小少爷?”对方似乎想要发作大吼却碍于游客压下声音:“你别在这闹红酒混蛋,一会儿收拾你。”

 

那个法国人指了指阿尔弗雷德:“这好像是小马修的熟人?”“马修的熟人?”绿眸的英国人抬眼看了看他,审视的目光让阿尔弗雷德很不舒服,“可是马修带着那群人呢,我没办法。别打扰我工作。”说着嫌弃地推了推引导员,引导员好脾气的离开了。

 

这是定点讲解员才开始自己的讲解,虽然阿尔弗雷德完全没有听进去。

 

马修就距离自己不远,虽然他没有发现自己。他穿着平整的礼服,平时稍微乱糟糟的(都是阿尔弗雷德揉的)微卷发也柔顺了起来。他向各位游客讲解着自己负责的景点。他的声音不算洪亮,但却掷地有声,带着魔力,让所有人都能够注视着他。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马修。

 

耀眼的,引人注目的。

 

不属于他一个人的。

 

像是自己的宝贝被抢了一样不让人舒服。阿尔弗雷德连接下来的参观都没了兴致。

 

送走一队游客的马修暂时松了口气,他已经在这里说了一个上午,来不及喝水。“我的水杯……”“给你。”“啊谢谢……阿尔!?”接过水瓶发现来人是自己的弟弟,马修拧开瓶盖,有些惊喜,“你来了啊、不是说不来么?”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默默看着仰起头喝水的马修,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变得深邃。

 

“马修。”

 

“嗯?怎么了阿尔?我还有一下午的工作呢,你先去玩吧。”将水杯放置在展厅的角落,马修正打算背背讲解词,却一把被阿尔弗雷德拉出展厅:“跟Hero回去,听我的马蒂。”“诶诶诶阿尔???”

 

忙得不可开交的英国人慌忙之间看到被拽出去的马修无奈自己增加的工作量。

 

 

 

之后的阿尔弗雷德选了马修所在的学校,而马修怎么也问不出他原因。